卡列洪面对面丨团圆行动帮助8300多名被拐儿童回

2021-12-24 14:37 | 已有118条评论

  12月6日,公安部在广东省深圳市组织开展的团圆行动认亲活动中,共有3个离散十余年的家庭实现了团圆,其中就包括电影《亲爱的》中的原型人物孙海洋(化名)一家。

  电影《亲爱的》原型寻子成功

  12月6日,孙海洋被拐14年的儿子回到了自己的怀抱。2007年,孙海洋4岁的儿子孙卓失踪。从此,孙海洋夫妇把包子铺的招牌换成了巨大的悬赏广告。他们从湖北来到深圳,原本是想凭借包子铺为自己和孩子赢得更好的生活,但儿子的失踪让寻子成为孙海洋的主业。当年,接到报案的深圳市公安机关成立了专案组,调查初期,警方围绕案发现场的中心向外逐步扩大搜索范围,但始终没有发现有效线索。

  孙海洋:我之前见过很多孩子很像孙卓,但最终都不是,几十次几百次都这样,我很失望。我这么多年找孩子找得太苦了,去了太多地方都没找到,现在我终于找到了。

  记者:十四年之后,再次紧紧拥抱着自己的孩子,你放声大哭,其实这些年的委屈、挫折、煎熬,那一瞬间可能都释放了。

  孙海洋:很轻松,我现在很轻松了,终于轻松下来了。

  为查找被拐失踪儿童 公安部部署专项行动

  就在孙卓失踪的2007年,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加挂了“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办公室”的牌子,宣告打拐办正式成立。2009年,全世界首个“打拐DNA信息库”在我国建立,在当年的打拐专项行动中,DNA数据库的启用,为98名被拐儿童找到亲生父母,证明了高科技手段的有效性。

  孙海洋:之前我认识自己的孩子,但是孩子长大后我就不认识孩子了,后来全部的希望都寄托给深圳公安,我相信深圳公安一定会把这个案子攻破。

  2021年1月,公安部再次部署查找被拐失踪儿童的专项行动,目的是依托“打拐DNA系统”,通过广泛采集疑似被拐人员数据、及时组织技术比对核查等工作,全力侦破一批拐卖儿童积案,全面查找失踪被拐的儿童,这一行动被命名为团圆行动。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其实我们从2009年开始,每年都在持续开展打拐专项行动,经过多年的努力,目前为止拐卖儿童的案件实际上是大幅下降,影响比较恶劣的盗抢拐卖儿童的案件年发案在20起左右,基本上都是能够快侦快破。

  记者:也就是说新的犯罪率降低的同时,过去的积案就成为我们首要任务了。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对,每一个案件后面都是一个破碎的家庭,这属于群众叫急难愁盼的问题。

  DNA信息复核检验 百余名刑事技术专家提供支持

  今年(2021年)6月,公安部公布了在全国范围内设置的3000余个免费采血点的地址和联系电话,以方便群众就近快速免费采血;同时,170余名刑事技术专家参与到“团圆”行动中提供技术支持。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(2021年)6月1日我们对媒体公布了这些信息之后,大概有一万多名群众是重新联系了公安机关,经过采血经过入库,到目前为止比中的孩子是4770人。

  记者:这个相当于点对点匹配?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对,我们要发动让大家知道你要去公安机关免费采血,要尽快入库,这样你找到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,主要是解决两个方面的问题。比如说DNA方面,因为各种条件限制,现在只有单亲的信息,父母可能有的已经不在了,所以这方面我们要通过一些其他的方法,包括现在通过他同胞的兄弟姐妹,家族亲人来倒推。另外一个方面就是通过人像比对,因为孩子失踪被拐的时候往往是岁数比较小,他容貌会发生很大的变化,你用人眼去看的话你会觉得差异很大,但是现在通过专家来会诊,其实有一些方法,人脸上有一些特征点,我觉得也是一个新技术的探索使用,但是这个都是很专业的事。所以我想要提醒广大的人民群众,首先是要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公安机关,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情,特别是公安机关在调查过程当中,所有的检验侦查办案都是免费的,不收取任何费用。

  集中比对会战成果显著。就在今年6月,河南公安机关采集相关人员DNA信息进行复核检验,为寻亲24年的郭刚堂找到了亲生儿子郭新振。郭刚堂是电影《失孤》的原型人物。儿子失踪时只有两岁,他骑着摩托车寻子的故事经由媒体和电影的传播,被人们广泛了解。

  郭刚堂:我叫郭刚堂,山东聊城人,我的孩子1997年被人贩子给拐掉了,漠河和海南我是坐车坐轮渡过去的,就新疆西藏我没去过,我们也没有过高的奢望,就希望能够把孩子找回来。

  多项刑侦技术助力孙卓回家

  团圆行动中,公安部将孙卓失踪案列为督办案件,广东省公安厅牵头组建了全省“团圆”行动会战专班,全面收集整理被拐失踪儿童照片档案,积极运用人像比对和DNA技术开展破案会战。

  记者:孙海洋这个案子的破获是不是也是利用了最新的一些技术手段?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对,实际上孙海洋这个案件的破获,它跟符建涛这个案件是连在一起的。

  同在2007年12月的深圳,孙卓失踪后不久,和孙卓同龄的符建涛也失踪了。在团圆行动中,通过DNA比对,警方找到了符建涛,而符建涛在观看孙卓失踪的监控视频中发现,带走孙卓的人很像是自己的三叔吴飞龙。

  警方查实,2007年案发时,犯罪嫌疑人吴飞龙在深圳市南山区某商场打工。据吴飞龙交代,他受到养儿防老思想的影响,看到符建涛在居住小区玩耍时,就将他拐走,带至山东聊城,交给二哥吴某玉抚养。之后,他又将孙卓拐走,送回阳谷老家给没有男孩的亲戚抚养。通过DNA比对,警方找到了孙卓。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拿到那个结果之后,我们就要全面地回溯当年案发的情况,对相关的嫌疑人进行审讯,目前是抓了九名犯罪嫌疑人,吴飞龙是主要的犯罪嫌疑人前后两次拐卖的事实都已经查清楚了。

  团圆行动让8307名被拐儿童回家

  截至2021年11月30日,各地公安机关在“团圆”行动中成功侦破拐卖儿童积案290余起,抓获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690余名,累计找回历年失踪被拐儿童8307名。8307名被拐儿童找回了自己的身世,离散的家庭得以团圆。

  记者:推出团圆行动你们的目标是什么,当时有没有一个明确的数字?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我们当时是有过预想是不是我们可以找到3000个孩子,没有想到现在已经突破了8300。

  记者:八千多个被拐的孩子找到了,余下的积案的量你们会用多少时间,会有倒计时的概念吗?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我觉得通过今年一年的专项行动,我们在打法上在技术上在工作机制上都更加成熟,可以把它固化下来,把它作为一个常态化的工作,要一直延续下去,早日实现天下无拐的目标。

  帮助被拐孩子回归生活 任重而道远

  18岁的孙卓目前就读高一。认亲之前,他对自己的身世没有任何怀疑,对亲生父母的记忆早已模糊。因此,伴随着孙海洋和孙卓相认的消息,被找到的孩子如何与亲生父母相处,被拐卖孩子如何取得户籍、买家是否有法律责任等话题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。目前,除正在生病的孙卓养父,孙卓的养母及符建涛的养父母也被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,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。

  记者:我们注意到对孙卓的养母采取了相应的措施。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因为买孩子入刑,这个法律已经做了修正。

  记者:就是买卖同罪。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买卖同罪这是一个通俗的说法,我觉得也应该提醒广大的群众,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家庭去破坏一个家庭,这是一个严重的犯罪行为。

  记者:但是现在孩子找到之后,其实也会面临更多的复杂的情感问题。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我们把握的原则是既然有父母报了失踪被拐的案件,我们有责任搞清楚,但是后面你愿意跟谁生活,我觉得我们可能更多地要从孩子的角度去考虑去征求他的意见,这个涉及到两个家庭要通过协商来解决这个问题,没有办法强制。

  记者:您有什么更好的建议,让后续的情感过程能够更加顺利和谐地发展?

 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童碧山:其实从防拐工作来说,国务院是有一个部际联席会议,这里面有三十五个成员单位,公安是其中之一,是有一整套的政策,我们其实也希望把后续的工作通报给相关的部门,大家共同来关心帮助失踪被拐儿童正常回归生活。

  制片人丨张士峰 刘斌

  记者丨古兵

  策划丨孟克

  编导丨沈公孚

  责编丨王枫

  编辑丨张宏飞

  摄像丨杨帆 刘洪波 高忠

标签